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副处级警员下海 拆分新康泰克胶囊 药末藏于大理

发布日期:2021-05-11 19:41 作者:诈金花

  今天上午,曾经是一名副处级警员的解群英因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被昌平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他的外甥梁兴和儿子解飞也因此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年,法院对三人判处共计450万元的罚金。

  据悉,这是全国最大一起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案。案中的三人被指控将700余箱新康泰克拆分后藏于大理石茶几内运往国外,然后以10倍的价格获利数百万元。公诉人表示,新康泰克中含有制作的主要原料麻黄碱,不少人对此心照不宣。

  案件开庭时,解群英与儿子同堂受审,父子俩互相争着承担责任,在庭审结束后,解群英觉得最对不起儿子和死去的妻子,“我毁了孩子的前程,没有脸面对他死去的妈妈。”

  在今天上午的一审宣判中,法院以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分别判处解群英、解飞有期徒刑3年6个月和2年,由于梁兴在本案中所起作用更大,他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3人被处罚金共计450万元。

  解群英皱着眉头听完判决,然后将判决书一卷随手握着,看也不看;梁兴大致扫了判决书几眼,匆匆签名;只有留学归国的解飞,拿着判决书逐页细细翻看。此间,三人没有任何交流,也没有表示是否上诉。

  据了解,现年59岁的解群英曾是一名民警,22年前,当时已经是副处级干部的他下海经商。

  2001年,解群英17岁的儿子解飞到新西兰留学,他出国陪读。在新西兰期间,解群英从网上获悉,治疗感冒的新康泰克在中国和新西兰的售价相差很多。于是,他开始回国囤积新康泰克,夹带运往新西兰。

  由于新康泰克胶囊在新西兰属违禁药品,解群英于2004年在新西兰被判刑6年4个月,服刑4年后,他被释放并驱逐出境。在解群英服刑期间,儿子解飞和外甥梁兴开始接手“业务”。

  据指控,从2006年年底到2010年1月,解群英、梁兴、解飞三人,先后从张海明手里购买新康泰克700余箱,他们将药品拆封后,将胶囊内的粉末装入塑料袋中后向境外出售。

  这些新康泰克中共含有盐酸伪麻黄碱126000余克,经营数额127万余元。

  北京国投伟业医药公司销售员田春雨和黑龙江汉唐医药公司业务员王玉谦,分别以多个医药公司代表名义,购买新康泰克787箱和850余箱,并将其中600余箱通过张海明销售给解群英等,经营数额200余万元。

  据悉,田春雨从事药品销售行业已近10年,王玉谦是黑龙江省汉唐医药有限公司购销业务员,两人均是应张海明的要求大量从医药公司购买新康泰克,而目前无业的张海明曾经从事过药品销售,他在工作中认识了解群英,此后一直负责为解群英供货,对解的需求“有求必应”。

  张海明、田春雨和王玉谦均因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1年9个月和1年8个月。

  在买进康泰克后,解群英让外甥梁兴找到一家家政公司,将新康泰克胶囊拆开后倒出里面的粉末,然后按照每一箱装成一塑料袋的规格,放入专门定制的大理石茶几桌面的双层夹缝中,用胶封好,运到天津海关按照大理石家具报关出口。

  据了解,解群英在海外的买家名叫李航,目前在逃。解群英和李航的母亲曾是同事,李航到新西兰留学后,解群英、解飞和李航等组成了向新西兰偷运新康泰克的合作团队。

  梁兴曾经供述说,国内每盒新康泰克的价格是人民币10元,但是走私到新西兰后每盒可以卖高价,折合人民币约100元。但解群英却表示,他不知道新康泰克可以制毒。

  据公诉人介绍,如果李航归案,查证解群英等明知其偷运到新西兰的新康泰克就是用于提取制作的原料,那么解群英等很可能要被以制作毒品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定罪量刑要比起诉书指控的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严重得多。

  公诉人表示,虽然解群英等人不承认偷运新康泰克出口是用于制毒,但是新康泰克中含有制作的主要原料麻黄碱,不少人对此心照不宣。

  根据几名被告人的说法,国家曾经对康泰克的销售没有限量,但据卫生部全国合理用药监测网的专家介绍,目前为防止不法分子大量购买用于提炼制毒,国家药监局已要求对含盐酸伪麻黄碱成分的常用感冒、止咳平喘药实行限量销售,每次每人最多只得购买5盒。


诈金花
诈金花